【从爱出发——论《放牛班的春天》的教育智慧】爱出发

发布时间:2019-03-23 21:47:48   来源:茄子    点击:   
字号:

摘要:教育是人们一直关注的话题,在影视文学中自然不乏以教育为主题的佳作。其中,法国电影《放牛班的春天》堪称是教育题材的经典之作。电影中马修老师创造性地以音乐为教育的纽带,对池塘之底的问题学生们进行了爱的教育,体现了诸多教育智慧,值得我们学习。本文将围绕爱的教育,从尊重理解,严慈相济,因材施教三个角度浅谈此片的教育智慧,并针对当下时事进行借鉴和反思。

关键词:放牛班的春天  爱  教育智慧

教育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社会热点话题,在影视文学中也不乏教育主题的作品,如《死亡诗社》、《音乐之声》、《心灵捕手》等,其中法国电影《放牛班的春天》堪称是教育类题材的经典之作,平凡的人物故事却有着不平凡的感人力量。影片讲述的是一位拥有音乐才华的学监——马修老师,来到了被称为池塘之底的男生寄宿学校,在这里的学生都是问题少年,他们喝酒、赌博、盗窃、暴力甚至自杀。而马修老师以音乐作为教育的纽带,深入学生的心灵,感化每一位学生,其内涵是从爱出发的教育,是具有教育智慧的体现。

一、从爱出发,尊重理解

马修老师爱的教育首先便是体现在他对于学生的尊重与理解上。学生和老师在教学中是出于互相平等的地位,而不是教师的附属品。教师应该尊重学生的人性与人格,而不是墨守成规,死板硬套。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中便包含了尊重与理解的需要,如果无法满足就可能会陷入自卑和无助的情况,问题学生往往是处于不被理解的境地,甚至被教师的刻板印象打压,从而越发叛逆。马修老师就充分做到了尊重与理解学生的想法,他询问班上每位学生的理想,借此与学生进行沟通交流,深入了解学生。马修真正做到了把学生当做平等的人来看待,甚至包庇学生,尽可能避免暴力非人性的处罚方式,借此来保护自己的学生

    二、从爱出发,严慈相济

爱的教育不是一味地宽容,溺爱学生,纵容学生,也不是一味地打骂,惩罚甚至变相惩罚学生,而是以爱为出发点,做到严慈相济,马修便拥有这样的教育智慧。

一方面,对于学生的恶作剧,他选择的是一次次的包容。学生偷拿他的皮包里的音乐稿子做研究,为了学生不受到惩罚,他“包庇”学生;
学生一起唱歌骂他:“亮光头,你完了!”,他不但没有生气,还惊喜得发现了孩子们的音乐天赋,并抓住了教育契机。另一方面,他并不是盲目宽容,他会采取适当的惩罚。不过惩罚的最终目的是让学生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。如一个孩子因为恶作剧而让马桑大叔受了重伤,他本应该受到重罚,但马修让学生照顾马桑大叔来代替对他严厉的惩罚。通过这种方式,犯事的孩子深刻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留下了忏悔的眼泪,这样的教育方式无疑是成功的,因为孩子通过自己的体验真正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而这种认识比单纯的说教或是体罚能起到更好的作用。相比之下,哈杉校长的关禁闭,做劳役的棍棒式教育方式只会让学生更加厌恶学校,厌恶学习,走向叛逆。这无疑与教育目标背道而驰,也不可能有好的教育效果。

三、从爱出发,因材施教

马修老师的爱的教育,在其方式上除了严慈相济,最重要的是贯彻了因材施教的教学原则。每个学生都是不同的个体,每个人都有自身的特色。并不是每一个孩子都是学习文化知识的好料子,就如同影片中组建合唱,每个学生也有自己的音域特色,有的适合高音,有的适合低音,此外,不会唱的可以做助理甚至是乐谱架,每个人各司其职找准自己的定位。尤其体现在对主人公皮埃尔的教育上,一个有着高音乐天赋的学生,马修对他给予厚望,让他独唱,这给了皮埃尔极大的自信。对于这样有才华的学生,马修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栽培他,没有马修的循循善诱,也就没有后来的音乐大家 。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优缺点,都有着无线的发展可能,就如陶行知曾经说过:“你的教鞭下有瓦特,你的冷眼中有牛顿,你的讥笑中有爱迪生”,所以我们应该像马修老师一样,注重学生个性差异,因材施教,用爱点亮每个孩子的心灵。

四、结语

教育需要高尚无私的真爱。苏霍姆林斯基说 过:“没有爱就没有教育”。爱是教育的基础,爱是教育的源泉!教育是爱的事业,因为有爱的浇灌,才能结出丰硕的教育之果。而当今社会的教育事业存在极大的弊病,对于学生没有爱,甚至是没有人性,给予孩子难以承受的痛苦,无论是豫章书院还是红黄蓝幼儿园,都将受到应有的制裁。我们不得不呼唤着“救救孩子”

马修就是一位爱的教育大师。他拥有教育智慧,理解宽容学生,严格要求学生却也宽容以待,并能因材施教,注重学生差异性,也因此放牛班的才迎来了属于他们的春天。《放牛班的春天》之所以不被社会淘汰,正是因为其中的教科书版的教学值得每一位教育工作者反思与学习。从爱出发,让学生赢得美好的春天。

参考文献:

[1]许昌良.让生命在场——与《放牛班的春天》的教育对话[J].思想理论教育,2008(06).

[2]王伟.《放牛班的春天》用爱诠释教育的真谛[J].电影文学,2011(23).

[3]傅维利.论教育中的惩罚[J].教育研究,2007(10).

[4]喻刚勇. 教育是真爱和艺术——《放牛班的春天》观后感[J]. 湖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,2013(05).